老板玩金蝉脱壳,十多万投资人懵了,微贷网被立案还牵连了这家上市公司

老板玩金蝉脱壳,十多万投资人懵了,微贷网被立案还牵连了这家上市公司
原标题:老板玩金蝉脱壳,十多万投资人懵了,微贷网被立案还牵连了这家上市公司 7月4日,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立案侦查。 7月5日,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微贷网创始人姚宏表示,已就公司前期经营情况主动向公安机关进行了报告和陈述,微贷金服目前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自己和公司高管正在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 互联网金融领域独立研究者郭大刚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微贷网沦落至目前的处境,原因可以归结为两点:第一是底层资产的风控遇到很多挑战,第二是对于投资者的适当性评估出现了问题,“这是每一个网贷平台都会遇到的情况。从目前情况看来,确实有不少投资人并不太接受微贷提出的退出计划。” “微贷网的立案,主要问题还是在兑付方案上没有和出借人没有达成共识,可能因为出借人的举报,所以现在被立案了。从立案方式上看,相对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要轻得多。”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车贷行业,从业务角度看,存在五大类风险:欺诈风险,评估风险,平台内部操作风险,过度负债风险,以及贷后管理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2018年以来,网贷平台一直处于洗牌的过程中,一些小的平台已经 撑不下去,现在风险开始向大平台聚集。” 车贷一哥“垮”了 “不管是通过良性退出的方式,还是立案的方式,P2P网贷退出的动作整体是在加速的。杭州对于P2P网贷清退工作是非常坚决的。”于百程表示。 6月30日大限已至,在杭州网贷全部清退的基调下,对于微贷网的立案也被认为是“最后收网动作”。 微贷网是杭州老牌网贷平台,其于2011年上线运营,主打“互联网+金融+汽车”模式,2018年11月在纽交所挂牌。 上市时,招股书中曾介绍“在过去三年,微贷网是中国最大的汽车融资解决方案提供商,2017年市占比例为35%。”微贷网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向借款人和出借人收取的服务费,其收入构成有四部分,包括贷款撮合服务费、贷后服务费、其他收入和净融资收入。 然而,自2018年网贷行业出现暴雷潮以来,行业坏账水平就开始呈现上升趋势。 微贷网创始人、总裁姚宏对此解释为:一方面是经济下行背景下,我们的客户以小微企业为主,其面临的生存压力很大。另一方面,借款人逃废债和逃废债集团化的趋势明显加剧,影响行业正常发展。 2019年7月,姚宏在接受媒体采访表达了自己对行业前景的预测:“目前,我们整个行业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是政策。最悲观的发展走向是行业消失,乐观的发展可能是行业实现合规备案,让合规经营的企业更好的效力普惠金融。目前,我对行业的态度是既不悲观、也不乐观,总结而言是谨慎乐观。” 然而,姚宏的谨慎还是太过乐观了。今年5月31日,微贷网对外发布退出网贷行业的公告,将于6月30日前退出网贷业务,宣布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7月4日,微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立案侦查。 疫情催化“死亡” “应该看一下时间点,微贷网是在疫情期间出了这个事情。其实车贷除了一手车把它归到消费金融以外,二手车的抵押贷业务是归到经营贷款的,也就是说,其实是很多小企业主为了解决经营性现金流问题,所以他们用车做抵押来获得资金。”郭大刚向时代财经表示。 郭大刚认为,“在疫情期间,经营活动不活跃,前期拿车来做抵押的小微个体经营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所以赎车就很难了。而且,我们国家的物权法并不完备,抵押车辆的转卖变现相对来讲是比较困难的,所以车辆并不是最好的抵押品。” 于百程也表示,“由于车贷资产受到特别多的限制,实在退出比较困难,所以车贷行业整体坏账率比较高,回款问题比较大。”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微贷网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贷款发放量和贷款余额都受到了负面影响。微贷网公告显示,自2020年2月18日开始,X智投直接穿透底层资产,即用户直接持有当前出借标的。不存在债转承接,同时因监管要求降待余,线上不发新标,所以不再发标。 4月,微贷网提出资管方案用于解决兑付问题,即用户将其在微贷网的标的债权先转让给一家AMC公司认可的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跟AMC公司建立合作,将债权进行打包整合转让给AMC公司,并由AMC公司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后续将会由第三方公司给出借人进行本金及利息的回款,由微贷网对出借人回款的本金和利息做担保。该方案已于4月29日向全体用户开放。 根据微贷网公众号5月1日发布的内容,具体方案为:回款时间缩短至18个月,在原有债权本金的基础上支付年2.25%的利息,按照等额本息的方式每月回本金和利息。 但是,这个方案也遭到了一些出借人的质疑。“电话和短信轰炸我签了资管计划,现在想想这个资管计划签了,我们利益更得不到保障。”一位微贷网投资人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这不过是姚宏的脱身之计。微贷网的资管守护计划,守护的其实不是出借人,而是姚宏本人。”一位资深网贷观察人士向5日时代财经表示,“资管守护计划”的债权收购方极大概率是关联方,“一旦签了这份协议,你的债权就转让出去了,若后续并不按协议履行,出借人只能按协议找鲲鹏担保和微贷网。而这一切,与姚宏本人无关了。” 公开资料显示,资管方案从2020年4月26日开始签约,截至2020年6月5日12:00,累计签约人数为71170人,签约金额约58.78亿元;其中,AMC累计签约71117人,签约金额约57.27亿元;信托累计签约53人,签约金额约1.51亿元。平台待偿人数11678人,待偿金额11.8亿元。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微贷网不是第一个在这个业务上出现问题的,它能一直扛到现在,在我眼里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而且是已经是做到一定的极限了。”郭大刚表示。 目前,微贷网股价为1.32美元,对比上市首日10.25美元的收盘价下跌幅度近90%。财报数据显示,微贷网2019年营业收入达33.58亿元,同比下降14.2%;微贷网营业成本和费用为19.10亿元,同比减少24.2%;净利润上,2019年微贷网净利润达2.63亿元,较2019年同期6.05亿元同比下降56%。 资料显示,微贷网第二大股东是A股上市公司汉鼎宇佑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微贷网立案或波及汉鼎宇佑。 2014年,汉鼎宇佑实控人王麒诚旗下的杭州汉鼎宇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盛大亿元一起对微贷网进行了A轮融资。随着微贷网估值一路上涨,杭州汉鼎宇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成了最大的获利者。 面对微贷网的种种“悲剧”,汉鼎宇佑受其波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事实上,近年来汉鼎宇佑的主营业务一再变更,主营收入严重缩水。2019年,汉鼎宇佑净利润亏损近8亿,其中超过6亿元是对微贷网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 2019年11月,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属国资企业平潭创投出资10.5亿元收购汉鼎宇佑15%股权,平潭创投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变更为平潭国资局。 7月6日,汉鼎宇佑发布公告,称本次立案调查可能导致公司金融资产存在较大金额的公允价值变动的风险。公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汉鼎宇佑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微贷网 14.13%股权。截至 2019 年末,公司对微贷网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余额为1.76 亿元,截至 2020 年第一季度末,公司对微贷网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余额为 1.55 亿元。2020 年 5 月末,公司员工王艳女士辞去微贷网非独立董事职务。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 6 月末,公司对微贷网的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余额为 0.76 亿元。 汉鼎宇佑表示,2020 年上半年,公司明确了聚焦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为核心主业的发展战略,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的战略、管理及业务开展情况,对公司现金流也不会产生影响。 但鉴于目前微贷网被立案调查,公司金融资产存在较大金额的公允价值变动的风险,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主要视微贷网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情况而定。 据了解,汉鼎宇佑近年来积极发展创投业务,参股或间接参股企业超过50家,包括京东金融、极光大数据、搜到网络、炬链科技等公司。 曾几何时,P2P网贷平台联手上市公司是何等风光,如今却落得一地鸡毛。“头部P2P企业有无数的荣誉和背书,不能独立思考,只信背书,那就是韭菜的命运。”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资深律师陈振辉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据其观察,这几天连续爆了好几个P2P产品,而且还都是头部P2P,爱钱进、微贷网、真融宝当年可是赫赫有名。比如爱钱进,有汪涵,刘国梁代言。真融宝背后有红杉中国和经纬投资,至于微贷网,还在纽交所上市承销商为摩根斯坦利和瑞士信贷、浙商500强、胡润新金融50强、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 陈振辉认为,P2P无论有什么背书,除非获得铸币税,否则就是一个吃息差的行业,经济下行的趋势下不可能持续给出这么高的利息,能给出就一定是旁氏骗局,这是基本的逻辑。“更不要说P2P为了拉客,给销售的提成高,获客成本很高,根本撑不住那收益。” “P2P的治理现在基本上处于一个收尾的阶段,很多地方都已经团灭了。目前看有两个趋势,第一个趋势是,商业银行把互联网贷款的业务给接接手过来;第二个趋势是,监管层还是有可能通过牌照管理的方式,促进P2P平台转型。”欧阳日辉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